嘘我在睡觉哦

主食周迦但其实相当杂食
我是不会停止瞎点赞的,如果打扰到可以拉黑( ˃̵̣̣̣̣̆ω˂̵̣̣̣̣̆) ˚ଂ

直说吧,拿脚去践踏别人的喜好(弱点),当然是你比较游刃有余。但我看到的不过是个拿“理性客观”来粉饰自己的行为并沾沾自喜的小人罢了。
可是还是无忧无虑的吹自家最快乐了呢,真希望有一天你们也能体会到这份快乐。一天到晚只能扒拉着不喜欢的人身上的头皮屑数,无不无聊呀ww

印度兄弟的互动里,有个点很吸引我。
(以下是胡言乱语,可能有滤镜存在......)
月内其他人在了解迦之后对他评价都很高,唯一一个说过他缺乏自我主张的闪,下一句也是除此之外各方面都很好。
只有周,在第一次看到迦时就知晓了他的本性,感觉到的却是耻辱和不安。
他对迦的抵触完全到了异常的水平,甚至强烈到让他在初见时就定下决心,“这个人非杀不可。”这点仔细想超有意思,周的不安到底是从何而来呢。
我想,对于迦,其他人会欣赏他,赞美他,怜惜他,但没有人想成为他。他们都很清楚,这不是人类能承担的重量。
只有周,他在看到迦时,产生的情绪是“嫉妒”。为什么,他有的东西我没有。
迦那时有什么呢?除去天生的铠甲,他没有任何物质上的长处能与天之骄子的阿周那相比。他拥有的只是武艺,以及不会被任何污浊侵染的天性。

迦天生不会拥有憎恨这种感情,他坚信所有生灵都拥有宝贵的价值,值得他去守护。这样的他,就像落难人间的圣者,干净到让人担心,好像随时会在阳光下消失。而周看到他时想的却是,“为什么我没有成为那样的人”。
周可能是唯一一个会想成为迦的人。他甚至认为,没有做到是自己的过错。所以在看到迦时,他才会觉得自身的不足被无限放大,而这让他无地自容。
我一直觉得,与迦相比,周要接近人类的多,他身上并没有太多迦那种“神性感”,更像是个感情丰富的,纯粹的人类。这样的人却想要去承担起“神”的职责,这需要多强的自我要求,稍微想象一下就要被压的喘不过气了,周还能一直坚持过来,他超厉害(。

更加私心的部分→
周这样做,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想要站在与迦相同的高度上,他觉得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平等地相拥。
我也愿意相信,迦完全明白周的这份心意。所以,他也会把周放在与自己对等的位置上。尽管了解周那些私心与小小的不完美,他依然相信周是完全无愧于英雄之名的人。在他心里,周并不是一个他“施舍”的对象,而是完全与自己对等的存在。
总之他们真好,两个人都是世界的宝物( ˃̵̣̣̣̣̆ω˂̵̣̣̣̣̆) ˚ଂ私心打个cp tag,如果不合适请说一句我会删掉///

我昨天梦到了娜娜的天授光环,醒来真切地感受到了他有多惨,太可怕了,,我回忆一下

大概背景是我去一个县城做实习,是个还算富裕但跟大城市有发展差距的地方,路两边的店铺非常热闹,里面都是些十几年前流行的东西。
有天逛进一家服装店,他从我旁边走过去,看到前面店铺里挂了一件非常狂野的从中间剪开的黑色毛衣......不是开衫款,就是套头毛衣从中间剪开,还故意把断口做的不太整齐,,面料也毛绒绒的,总之非常可怕
他可能也比较震惊所以多看了几眼,店里立刻冲出来几个店员把他围起来(应该说是抱上去不让他走了...),超热情地说这个太适合你了来来来那谁快拿下来给人家穿上试试啊——
娜娜就默默站在原地看着店员把他的上衣脱光,换上了那件可怕的毛衣...其实他穿上还挺好看的不愧是衣服架子emmm
店员也纷纷夸赞真是太合适了这衣服请允许我们送给您,您务必要收下啊不不不千万不用给钱
娜娜全程站在原地表情平静,大概已经习惯了,但是那件毛绒绒的黑色开口儿毛衣直接露出了上身恰到好处的胸肌腹肌什么的,在视觉上实在太羞耻了,我见犹怜,,

之后店员好不容易稍微满意了一点,娜娜准备离开,这时候有个老头经过,突然摔地上晕倒了...娜娜大概意识到他是全场唯一一个有急救知识的人,觉得这事儿自己必须得管,就,冲上去给老头做了人工呼吸...

醒来觉得...娜娜,真是个好孩子啊(。

突然脑补出的一点点周迦。大概是个学园paro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快离开这里,你以为这是什么?如果你也陷进来,就不可能再出去了!”

身体在缓慢地没入泥浆中。胸腔传来的压迫感让他必须用尽全力才能吼出声音。令人不快的腐臭的气息越来越浓重。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如同完全无视这一切一样,迦尔纳依然一步步朝自己靠近。

“冷静下来,阿周那。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配合我。来,手伸过来。”

虽然这样指示着,但实际上说话的同时迦尔纳的手已经握了上来。毫无血色的苍白肌肤,却散发着让人安心的温暖,即使是处于混乱状态的阿周那也感觉到了这点,大概因为他握住自己的手是那么的平稳吧。

最后,两个人终于一起躺倒在泥沼边的枯草堆上,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他们只是望着白的晃眼的天空,喘着气,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并排着躺了一会儿。然后,阿周那觉得自己的体力和意识都稍稍聚集了回来,便撑起身子向着依然没打算要动弹的迦尔纳发出抗议。

“刚才那算什么?!只要有一点意外你就会死你明白吗?到底为什么,你以为这样做我会感激你吗?”

“不,抱歉,并不需要你的感激,这种程度的自觉我还是有的。擅自做了让你讨厌的事情,我应该道歉才对。”

一如既往地,迦尔纳一副漠然的神情看着远处,毫不犹豫地说着听起来不能更讨嫌的话。总是被此激怒的阿周那,又意识到果然这种时候他依然不会改变丝毫,竟然生出了一种奇异的安定感。

然后,自言自语一般,迦尔纳继续说着。“原来如此。的确,如果稍微思考一下就能明白,你是这样的男人啊。被人冒着危险拯救了性命,反而会生气的人。嗯,虽然从未想过,但你似乎给我一种更加......怎么说,对他人的给予会更加理所当然地接受的误解。”

“是这样么,倒也不奇怪。”阿周那移开视线,望向远方低矮而延绵的山脉。“这是你第一次同我说这么多话呢。那么,只有这一次,我也有东西想要问你。”

他语气平淡地如同在谈论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天授的英雄——当这个他们认为象征着一切名望与荣耀的名号被赋予我时,我也接受了,如同之前他们给予的一切。”

“财富,威望,赞誉,权势,所有你能想到的一切,在我有记忆之前,就在不断的由周围的人赠与。他们却从未向我提出要求。但是,唯独一件东西我没有被授予,那就是拒绝接受的权利。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回报他们,他们的给予早已超过我自身。可笑的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接受他们的馈赠,因为似乎只有这么做他们才会开心。我还能做什么呢?我已经拼尽我所有的努力,在我能知道的所有领域,我都做到了最好,永远没有人能够比的上我。即使知道这样也无法偿还,但我已经只能以这种方式生存下去了。”

“但是你却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当我意识到你的存在时,你已经在所有我参与的活动中与我势均力敌。不,我还必须要承认,在某些方面你甚至做的比我更好。”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我都知道,全能的天才并不存在。达到我这种程度要付出多少代价没有人比你更清楚。那么,一无所有,甚至从未被任何人期望过的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

“.........这是明知故问吧。”迦尔纳沉默了片刻,“我能够做到,所以做了,仅此而已。”

“是啊,这就是你的答案了。所以,我讨厌你,迦尔纳。到了恨不得要杀死你的地步。”

“我知道。”

迦尔纳只是平静的看着他,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如同天空的倒影。

每次他那样看向自己时,都会产生那个念头。干脆,杀死他好了。
如果能杀了他就好了。

“但是——”

“我也要承认,最初我的确只是能做到,所以去做了。然而我很快发现了你的关注,发现你介意着我的存在这一事实。

“在知道了这一点之后,我依然选择继续与你对立,并为此付出着努力。

“所以,你不必在意自己的好胜心。这并不是低人一等的东西......至少我对你有着同样的情感。”



有天晚上跟我妈聊天,出于一些机缘巧合,聊到了出身对人的影响,然后我暗搓搓给她简述了一下小太阳在原典里的形象,我妈表示挺有意思,我又讲了一点fate的背景然后说了他在ccc的故事。全程还挺紧张......

第二天早上。我妈:以后你男神也是我男神了。
我:???不,他是我的......而且你不是还说他像白菜叶子吗!
我妈:那是我不了解他,现在我了解了。
我:啊.......?!
我妈:有没有卖的,你买一个去。
我:你是说抽卡?(难道你也要玩fgo吗?
我妈:不是,就没有稍微真实一点的?
我:啊,前段时间官方卖过他的小娃娃......就是那种,小毛绒的......
我妈:那很好啊,你去买一个!
我:???
我妈:怎么了?
我:好像已经卖完了......

我妈:呵呵,商家惯用的手段!没事,下次你也买一个!

我:咦???


。。。。。。我爸在旁边一言不发😂


结果一整天我看到我妈都要努力克制自己想继续拉着她吹迦的欲望[昨天我没有讲好,我根本没有讲出他十分之一的好,请让我继续<<

小太阳这个角色...一直给我一种强烈的“他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感觉。可是又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他明明也具有和常人无异的感情,甚至可以说他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而且在迦勒底似乎有不少关系不错的朋友,也就是说他也是喜欢与人建立联系的。但是,却怎么都想象不出他会真的爱上某个人。

虽然我相信娜娜在他心中是特别的存在,但这种感情好像也不是爱,而是在意。总觉得小太阳懂感情,但他不懂爱情......

因为,爱情是相互的。要爱上一个人,首先要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两个人在对方身上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彼此依靠,才是爱情吧。但对小太阳来说,好像没有什么是必要的。因为他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得失,甚至好像根本不爱自己。所以什么事情都无法将他击倒,他也大概永远都不会有“想为自己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这样的想法。

他可能并不会拒绝与他人成为伴侣......但对他来说,是否只是在回应对方的需要,只是陪伴着对方,给对方所想要的。然而伴侣给他带来什么呢。如果只是让他被需要,他的朋友就可以做到这点。

我蛮喜欢看平行世界的周迦,没有什么根据地,会觉得没有生前记忆的小太阳是可能会爱上一个人的。但是,fate故事中的小太阳,实在是过于坚强,到了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程度。

虽然这也算是人设独特的魅力吧......但还是觉得莫名难过。可能我理解的不够?好希望有人来反驳我(´;ω;`)

补充一下...其实一开始看完ccc,觉得月迦这个样子就很好了,他不必一定要能爱上哪个人,更不需要属于哪个人。但是...fgo五章里,他对南丁说,我是人之子,本来就拥有与常人无异的感情。这句话让我无法把月世界无欲无求的他与原典那个更接近于人的他看做两个人。然后就,难以想象他到底经历了多少苦难才达到这个境界ˊ_>ˋ就心疼的不行。

其实......我有时候 会想吃迦齐😂(并没有这种粮
总觉得飞哥是那种温柔到喜欢一个人就不忍心压他的类型...
小太阳就反过来很坦然:只要对象是你,我怎样都可以
[[[!!!

我脑补中的周&迦(单方面)亲情相认的场合:


娜娜:哥哥?
小太阳:......阿周那,你作为英雄的矜持到哪里去了。算了,如果你不认为这是羞耻的话,我倒是无所谓。


小太阳:弟弟啊......
娜娜:=͟͟͞͞(꒪⌓꒪*)???你今天抽的什么风?别这么叫我,感觉好恶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们兄弟真是毫无骨科感x

我大概可以概括出娜娜的萌点了!
就是那种,明明在人前是如同正直的具现一般的人,表现出的性格啊为人处事的方式都超级得体,做事情也很认真努力,处处追求完美的那种苏的不行的人,但是独自一人或者在信任的人面前会露出本人不愿承认的另一面,偏执,孤僻,孩子气,甚至带一点自暴自弃的颓废感,这样的反差萌wwww全都是最脆弱的特质啊,所以娜娜给我的感觉就是虽然本人一直刻意避免深交,但他真的超级容易被攻略掉www难怪被官方吐槽为“虽然是个抖s但关键的时候会有些娇的理工科前辈”型人设啊[官方你到底有多熟练
娜娜在my room里说的“想要向圣杯许下的愿望吗?可以的话我希望是永恒的孤独...不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哦。”“恩,可能与英雄相聚甚远,但是一个人的时候会比较轻松。”这两句给我触动蛮深的。有时候觉得娜娜也是挺惨,顶着天授英雄的flag,一直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表现出完美的人上人的形象,其实也没享受多少王宫贵族的待遇,在外面流放了十几年,一回来又继续被小太阳追着怼[......好吧不考虑原典单看fate的设定,娜娜子是出生起就受到民众的爱戴,连众神都愿意给他特别的偏爱的小王子,幸运值A++,需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一定会有人送给他。这种幸运值过了头其实也跟不幸没什么区别了,在这种被动技能的加持下,娜娜子甚至根本没有机会感受那种“终于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的喜悦感......相比之下,小太阳虽然经历很不幸,但是却为自己能遇到养父母和难敌而感到幸运。而娜娜子大概从来没有过感到“自己是特别幸运的”的时刻吧......

是、是因为昨天终于抱到了挂满级飞哥的大腿然后愉快的用飞哥打了很多free本的原因吗?

我居然梦到他了....../(ㄒoㄒ)/~~

而且...真是难以言喻。醒来之后被自己(对飞哥的妄想)震撼了。

这是我在学校看了fa一周目,结果一出教室就进入了疑似fa二周目的世界 这样神奇的展开。

明明上一秒还在想班里的事,走出教室之后突然看到金色的微尘在我面前聚拢。因为看过一周目所以对于这种灵体化显现的景象完全不意外。但是,没想到出现的居然是飞哥。也就是说,这还是fa刚刚开始的那部分吗——

本来还在想如果出现的是女帝这样的从者,大概会把我灭口吧,我该怎么应对呢。但是看到飞哥就完全不担心了,他的话,对普通人来说,应该是只要看到他站在那里就什么都不用怕的那种人吧。

然后飞哥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看着我的方向,但是好像并没有在看我。我想了一下,普通人的话还是不要跟从者扯上关系这样对大家都好,就准备转身逃跑,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失去了平衡,然后就被飞哥一把捞起来了[......

隐约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既然这样就无所谓了吧...接下来基本就是我在明目张胆的吃飞哥豆腐...[[[

我到底在干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手一开始就放在他的大腿上。偷偷的蹭了一下,飞哥还是fa里那种性格,对我的行为也没什么反应,我就很直白的开始沿着肌肉线条摸他大腿了...硬硬的但是比想象中细......他也没说什么话,好像是明白了我在想什么了,用一种沉静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是可以任我为所欲为的意思。所以我就干脆抱住他了,整个人贴在他身上...更可怕的是,在梦里很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没有穿内衣......所以......飞哥那个胸的触感很清晰的被我感受到了。那个感觉真的是好到无法形容,又饱满又软硬适中,特别充实特别有安全感,而且飞哥体温好高超级暖嗷嗷嗷嗷嗷嗷////梦中的我在心里呐喊:啊啊啊啊啊人活着就是为了这个奶子啊!!!!

梦里的我整个人都要被幸福融化了。这种时候实在是非常想赞美他。这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句话,“飞哥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这一款的身材了,因为我喜欢奶子诸君我最喜欢奶子了!!!”但是...对一个现界的动画人物玩另一个动画的梗实在是太奇怪太羞耻了,所以我忍住了......

我又想到如果是fa的话,飞哥岂不是很快就要退场了,突然感到异常的难过...因为此刻的他并不是一个纸片人,而是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就好像真实的存在着一样。

我就想告诉他,你能不能不要在那天晚上去城堡外的树林。又想不行,因为他不能拒绝御主的命令。又想说你能不能不要救那个主角,我只想看你本人的fa我不想看主角那个冒牌货啊啊啊啊QAQ但是自己实在是缺乏说这话的立场。我能阻止飞哥去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吗?但是,那样轻易的舍弃了自己的生命去救一个普通人真的是正确的吗..... 

所以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想到他可能在这次离开之后就会立刻迎来那个结局,我简直难过的不行。再抬头看看他,他的目光还是那样,包容,坚实,沉重,但是又带着一点点安慰我的意思。那个目光好像在说,他知道我正在想什么了,并且已经准备去接受那样的结局,没有遗憾,也不会后悔。但是他也为自己被人如此在意而感到高兴。所以在我抬头看着他时,我俩....kiss了.........

对不起。在梦里对飞哥做了这样糟糕的事情实在是很对不起。在清醒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妄想过这种事///